RSS

今天陪同张老师和姜老师到“室外桃园”探望王老师

老梁 2009年06月30日14620
今天在家没事,接到我的书法老师张志俊先生的约请电话,说是要去看望王老师,我爽快的答应了下来,一起前往的还有当地的收藏“泰斗”姜老师,说他是当地的收藏泰斗是因为他收藏的藏品在我看来是最多,瓷器玉器以及一些收藏杂项,他啥都收藏,在收藏行里是识多见广之人,尽管已经到了古昔之年,为了学习收藏知识,仍不断的全国各地拜师学艺,参加过很多大型的中国文物收藏交流活动,我在收藏上的很多知识均来自这位老师,10年前我们就是好朋友,没事了常在一起谈论关于收藏的话题,受益匪浅,因为我平时也喜欢捣鼓这些玩意,家里装修的时候还特意让木匠在墙上给做了一个简易的“垛宝阁”,上面摆满了日常收藏的“宝贝”尽管没几样值钱的,但在我心目中还是地位相当高的。 今天访问的是一位年近八旬的老教师,也是我一生中很敬佩的一位老人,学问很高,诗词歌赋造诣很深,尤其是在国学上造诣尤甚,早在文革前期就参与过《离骚》的白话文翻译工作,这个老先生常年隐居在一个很偏僻的荒原里,过着自给自足的田园生活。 王老师在野地里有个小院,院子里种了很多杏树,这个老先生很少对外出售,只给朋友留着,每年杏成熟的时候,他就打电话邀请我们这些故交好友,前去采摘。今天我们到了那里之后,王老师喜出望外,首先领着我们参观了他的田园风光,然后让我们采摘还有几天就要熟透了的鲜杏,我随手采摘了几个,一看还没熟透,就跟王老师讲,还没彻底熟哪,就摘这尝尝就可以了,他言道:我的朋友多,也许过不了几天就没了,拿回去放两天就可以吃了,忙着帮我采摘。中午王老师拿出好酒五粮液热情招待我们吃饭,尽管不是很丰盛,酒喝的倒是很尽兴,一瓶老酒,三个老者和我一个小年轻,一眨眼的功夫就喝掉一斤,席间天南海北,书画、收藏、诗词歌赋文学话题自不必多表,很是开心愉快。 有的时候很多我周围的朋友也纳闷,老梁这小子给人的感觉啥都懂,这些杂学知识到底是跟谁学的,我今天坦诚的交代一下,我倒是个见啥都喜欢学的性格的人,也就是属于那种对啥事物都容易产生兴趣的那种人,我所懂的知识与这些老前辈相比,差的太远了。我曾经在早的博客上说过,我老梁干啥事水平的确有限的很,我身边有一大批各行各业的“行家里手”“高人”相助,常和这些高手在一起,有很多一般人学不到的东西,潜移默化的也学到手了。这就是我常跟年轻朋友倡导的一种做人理念,“要想在某个领域有说作为,多和年长的老人交朋友,首先必须学会尊老敬贤”,每个老人就像一本小百科全书,有太多的知识需要我们这些年轻些的年轻人去继承,学习,只可惜有太多的年轻人在这一点上做的不够到位啦。在今天的饭桌上几个老人就谈论起早年大户人家结婚典礼的场景,尽管是闲聊,但是我还是从他们的亲身见证“回忆”中,又学到了很多关于中国传统婚庆礼俗知识点,真是受益匪浅。有时候我对很多朋友讲,学中国传统婚礼主持,并不一定非要跟专业人士去学习,有的时候找个年龄大的长者咨询一下,闲聊之中,一样能学到很多你所需要的知识,其中的道理就在于此。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控制面板
您好,欢迎到访网站!
  [查看权限]
网站分类
搜索
    随机文章 | 热门文章 | 热评文章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2737
  • 页面总数:1
  • 分类总数:7
  • 标签总数:0
  • 评论总数:2571
  • 浏览总数:4796164
最新留言
网站收藏
友情链接
  • 订阅本站的 RSS 2.0 新闻聚合